生命城市—以生命為主的新東方主義

建筑做為人類建筑文化創造的一部份,必須時常審慎檢視其所邁向的方向及人文性的課題。在李祖原建筑世界中,「中國建筑」的真義,在于宣示一種態度與共識,它不是一種固定的形式,乃是相關于開格的問題,而不是守成的問題。更深刻意義顯示﹕透過「中國建筑」的主張,以喚醒東方文化詮釋權的主體意識,不僅可以促使世界相異文化作互為主體的對話,相互激蕩推展,亦可增進全人類文化的深度及廣度。

中國最大的神秘,即是「心」的課題,不同于西方以邏輯思維及分析角度切入事物織理的「識心」,中國則以「智心」統攝宇宙萬物?!溉收?,與天地萬物為一體」,從中國人眼光看來,宇宙與個人,雍容洽化,感應交織,形成一交融互攝,旁通統貫的和諧系統?!附ㄖ?,心之器」,心者器之體,心性本具,相由心生,三界惟心,境隨心轉,建筑之為器,乃為心智表達的媒介。將中國「智心」這個文化心靈結晶投射于建筑之中,在現代與過去,理性與非理性,科技與人文中二極對立求統一,在動靜過程中來回轉化,作時間與空間的最佳定位,此為建筑實踐的真義。

二十一世紀必將是大連結的世紀。

為了化解因特網大連結后,必然產生人與人、人與自然的孤島疏離效應,我們必須立即展開以「生命」為主的第二次文藝復興運動。所謂「生命」,即以平等對待天地萬物,而非以人為主的『自貴物賤』之概念,應轉為『物無貴賤』,并以回歸整體為宗旨。

從「易」的東方思維切入,這個運動將粉碎時空,擴大生命領域,并以平等之心對待不同個性的城市與環境,以回歸整體。所以,我們將采取「都市大移轉」策略,藉由「生命通道」及『生命之梭』快速連結全球不同城市,以擴張外在城市,成為一個「網絡城市」;同時,為了滿足都市大移轉后居住的需求,我們重新發展一個打破孤立,人們可經由藝術、自然、心靈高感應空間,接近天道(TRUTH),并促進人與人真實凝聚的基本居住單元--『生命之方』。透過「都市大移轉」及「生命之方」,人們將可快速在不同藝術、自然、宗教城市中游牧居住,在動態中求整體合一,最終可與內心所形成的「內在城市」同步感應,以滿足內外合一的生命需求,進而形成人類可安身立命的「生命城市」。

免费特黄特黄小视频_亚洲三级片mv在线观看_红色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