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維方式的不同,決定了不同文化的內容及取向。西方思維方式 是『觀解的』(Theoretical),由『理論理性』主導,從定義概念出發,建立起一套知識之學。東方思維方式是『實踐的』(Practical), 由『實踐理性』發展出一套生命之學,并以『道』為最終依歸,形成一種實踐之知,以解決生命及心靈的問題。二十一世紀必然是多元論述的時代,但是并不意味著 建筑本質亦隨之多元化,因為唯有存在一個共享的價值基礎,多元論述的存在才不會淪為相對主義或虛無主義。不論各式主義,前衛理論或超時空的建筑美學表現, 任何方向及想法,皆不可喪失共通人文價值的基調。


在 普同性的人文基調上,建筑在時間軸上展開的現代/傳統二元命題及在空間軸上展開的地域/世界雙重命題,此二者皆非僅是哲學層次上的論證或建筑理論層次的思 考,而是真實的建筑實踐。二者力量的消長,其動力關鍵皆在建筑師本身的創作取向(Approach)。西方建筑發展依循『理論理性』進路,于二十世紀產生 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等理論,形成建筑創作的主流意識,在這跨世紀的時代,更結合工具理性及計算機科技的十倍速發展,建筑本身已淪為建筑反思的單一對象, 建筑創作更可能演化成單純理論的表現形式或計算機工具的隨機塑形。人的主體性不再觀照,心與物的割裂及矛盾勢必漸大,建筑人的創作心智亦將在超現代主義/ 解構主義各式理論中不斷拘泥及逃脫,未得創作之最大自由。而二十一世紀人類的心靈亦將不斷在夢幻虛擬世界及普同性真實世界中游蕩,在虛擬城市及物質城市中 無盡穿梭及漂浮。無心建筑,如何安心?


人 類生命的價值及心靈的安置,永遠是建筑在任何時空,命定必須嚴肅面對的議題。而中國文化進路,可提供建筑師在二十一世紀的時間軸及空間軸上尋得一個著力 點。西方建筑發展,透過『理論理性』進路在技術/材料/空間議題所發展的建筑世界,僅能滿足物理的需求(space program)。但是,此心物相離的文化進路,實無法滿足主體內在世界的『心靈需求』(Metaphysic Program)。透過東方『實踐理性』進路,方得以『心』『知』『物』合一的內在主體生命為主軸,開展出外在的建筑世界。生命、價值與建筑相互滲透交 融,以生命的圓融呈現外在建筑世界的圓融,以心潤物,并以不變之體開展萬變之用,達到稱體起用,體用一如,方可得集體心靈的妥善安置及生命的真正自由。

免费特黄特黄小视频_亚洲三级片mv在线观看_红色三级片